摘要 【实施稳定股价方案银行队伍“扩军”
农商行首次现身】时隔一年时间,随着又有上市银行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银行实施稳定股价方案也再度走进人们的视野。日前,股价长期处于“破净”状态的江阴银行、苏农银行相继发布了各自的稳定股价方案,两家银行将得到包括股东及高管增持的驰援。

6月28日,上海银行发布公告称,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股价跌破净资产值被称“破净”),触发稳定股价措施。这已经是上海银行第二次触发稳定股价措施。

时隔一年时间,随着又有上市银行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银行实施稳定股价方案也再度走进人们的视野。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28日收盘,A股32只上市银行股中有20只处于破净状态。去年以来,有多家上市时间在3年内的银行实施了稳定股价方案。

日前,股价长期处于“破净”状态的江阴银行、苏农银行相继发布了各自的稳定股价方案,两家银行将得到包括股东及高管增持的驰援。

上海银行再次触发稳定股价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江苏银行、杭州银行、上海银行等A股上市银行就已经先后实施了稳定股价方案,而此次也是实施稳定股价的银行中首次出现农商行的身影。

根据上海银行此前制定的稳定股价预案,其上市后3年内,如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等相关主体将启动稳定股价的相关程序并实施相关措施。

两银行触发稳定股价措施

上述预案要求,在履行完毕稳定股价措施后的120个交易日内,公司及相关董监高的稳定股价义务自动解除,第121个交易日开始,如再次出现触发情况,稳定股价义务将自动产生。

由于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每股净资产,江阴银行、苏农商行本月中旬均已达到触发股价稳定措施的启动条件。

去年,上海银行已经实施过一次稳定股价措施,时间为2018年5月29日至2018年11月28日。然而,在上次措施实施完毕之后的第121个交易日后,即从今年5月31日起,上海银行收盘价又开始低于每股净资产12.93元/股,到今年6月28日达到连续20个交易日,再次触发稳定股价措施。

日前,江阴银行、苏农银行发布了各自的稳定股价方案,上述两家银行均拟采用增持股份的方式来“维稳”股价。而有所区别的是,苏农银行增持方案中除董事、高管外还有该行股东,江阴银行的增持主体则仅限为该行董事及高管,并没有该行股东参与。

上一次触发稳定股价措施的时间为2018年4月23日至2018年5月22日,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16.27元/股。Wind数据显示,该时间内上海银行股票收盘价基本在10元左右。

苏农银行公告显示,拟采取持股5%以上的股东及时任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股票的措施履行稳定股价义务。增持主体包括亨通集团、新恒通集团、环亚实业以及14位董事和高管董事,增持计划不设价格区间。

去年5月29日,上海银行公布稳定股价措施,由持股5%以上的股东增持股票,增持的股东包括联和投资、上港集团和桑坦德银行。截至2018年5月18日,三家股东对上海银行持股比例分别为13.30%、6.73%、6.48%。

江阴银行则拟采取在该行领取薪酬的12名时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股票的方式履行稳定股价义务。

2018年5月-8月,联和投资累计增持上海银行0.025%的股份,上港集团累计增持上海银行0.02%股份,桑坦德银行累计增持上海银行0.01%股份。至2018年11月28日,稳定股价措施实施完成。

已扩展至农商行

这一次,上海银行将在今年7月12日前制定稳定股价方案并公告。

受银行板块股价低迷等的影响,去年起,上市时间在3年内的银行陆续开始实施稳定方案。而此前实施的银行均为城商行,如今已扩展至上市农商行。

上海银行2016年11月16日上市,上市初期股价曾达到16元高位,此后便进入下行趋势,到2016年底降至12元左右。2017年11月16日上市一周年之际,上海银行迎来首个跌停。次日开盘又大跌超8%,达到上市以来股价最低点9.71元,大跌的原因为原始股解禁。此后该行股价维持低迷状态,2018年股价基本在10-12元之间。

2016年起,银行A股IPO再次开闸,随后陆续上市的16家银行均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前制定了稳定股价的预案,并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中进行了披露。

在首次稳定股价措施实施后,上海银行股价出现小幅上涨趋势,至去年11月涨至12元左右,到了去年底又降至10元左右低位。

触发条件则为A股股票上市后3年内,“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本行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

2019年,上海银行股价波动较为明显。4月22日达到最高价13.08元,后又降低至11元左右。5月31日的收盘价为11.26元,6月28日收盘价为11.85元,其间最高的收盘价为6月20日的11.95元,均低于最近一期审计每股净资产12.93元,因此再度触动稳定股价机制。

去年以来,已有包括杭州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触发了启动股价稳定措施的条件,并均实施了股价稳定方案,上述银行均为上市城商行。

A股共32只上市银行股

如今,随着江阴银行、苏农商行陆续实施稳定股价方案,实施稳定股价的银行大军中也第一次出现了上市农商行的身影。

20只处于破净状态

回购股份尚未有银行采用

上海银行是全国排名靠前的城商行。按照2018年底的总资产排序,上海银行为A股上市银行中的第二大城商行,仅次于北京银行。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虽然在所有3年内上市的银行披露的股价“维稳”方案中,均包含了回购股份这一选项,但自去年至今,尽管已有多家银行实施了稳定股价方案,但尚未有一家采用回购股份的这一方式。

上海银行资产规模在近几年不断扩大,从2016年底的17553.71亿元增至2018年底的20277.72亿元,2018年的同比增速为12.17%。2019年一季度末,进一步增至20615.22亿元,同比增速为1.66%。

本报记者查阅自2016年上市的银行A股IPO时的招股说明书发现,上述银行均已在招股书中披露了稳定A股股价的预案,而稳定股价的措施除包括主要股东、董监高增持股份、通过实施利润分配或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以及削减开支、限制高管人员薪酬等方式外,也均含有通过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票这一方式。
而随着去年相关部门出台《关于支持上市公司回购股份的意见》以及交易所关于回购股份相关细则的公布,也有众多上市公司推出了回购预案。

业绩方面保持了增长趋势。上海银行2016年-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4.03亿元、331.25亿元、438.88亿元。其中,2017年营业收入出现下滑,同比增速为-3.72%。2018年营业收入恢复正增长,同比增速达到32.49%。2016年-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3.08亿元、153.28亿元、180.34亿元,2017年、2018年的同比增幅分别为7.13%、17.65%。

然而时至今日,虽然有多家银行实施过股价稳定方案,但这些银行多采用重要股东或董监高增持股份的方式,回购股份的方式则尚未被一家银行采用,最新实施稳定股价方案的江阴银行、苏农银行同样也不例外。

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为130.15亿元,同比增长42.16%;归母净利润为50.19亿元,同比增长14.12%。

对于不采用回购股份方式稳定股价的原因,江阴银行表示,由于商业银行回购股票属于重大无先例事项,且根据法律法规和相关监管规定,该行回购股份之后只能注销并减少注册资本,而商业银行减少注册资本将会减少其核心一级资本,降低其资本充足水平,不利于其长远发展,且需获得银保监会或其派出机构的批准。此外,商业银行实施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计划至今仍在积极探索中,属于无先例事项,在政策层面突破预计实施时间较长且具有不确定性。而《证券日报》记者发现,这一表述并非个例,此前同样有实施过稳定股价方案的银行也进行过类似的解释。

上海银行本身业绩并未明显下滑,破净的情况与整个银行板块有关。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28日收盘,A股32只上市银行股中有20只处于破净状态,占比高达62.5%。其中既有五大行、股份行,也包括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型银行。

中泰证券研报指出,随着中长期资金和机构资金的持续入市,银行板块有望持续吸收资金,推动板块持续上行。

多银行启动稳定股价措施

尚未有银行选择回购股份

去年以来,有多家上市时间在3年内的银行实施了稳定股价方案,2018年除上海银行外,还有杭州银行、江苏银行。其中,杭州银行于今年2月再度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今年以来,上市农商行也加入了稳定股价的队伍。今年6月14日,苏农银行、江阴银行同步发布公告,自2019年5月17日起至6月14日,两家银行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因而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今年6月19日晚,上述两家银行发布了稳定股价方案,苏农银行的稳定股价措施为持股5%以上股东、董事、高管增持,江阴银行的措施为董事、高管增持。

股东、董监高增持为银行稳定股价常用的措施。一般银行上市时在招股说明书中会披露上市三年内稳定股价的预案,具体稳定股价的措施一般包括三种,一是回购股票,二是主要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增持股票,三是董事、高管增持股票。另外,还有通过实施利润分配或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的方式,以及通过削减开支等方式提升业绩,以稳定股价。

从银行采取的措施来看,截至目前,大部分银行均选择通过主要股东或董事、高管增持的方式来稳定股价。回购股份的方式尚未被任一家银行采用。

从上海银行以及多家此前发布过稳定股价方案的银行来看,不采取回购方式的原因与商业银行本身的行业特殊性有关。

上海银行去年实施稳定股价措施的公告中指出,首先,境内商业银行回购股票属于重大无先例事项,且根据法律法规和相关监管规定,回购股份之后只能注销并减少注册资本,而商业银行减少注册资本将会减少其核心一级资本,降低其资本充足水平,不利于其长远发展和为股东创造可持续的投资回报,且需获得中国银保监会或其派出机构的批准,此外还涉及债权人公告等一系列法律程序,采取回购股份并减少注册资本的方式不具备可行性。

上海银行公告还指出,商业银行实施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计划至今仍在积极探索中,属于无先例事项,在政策层面突破预计实施时间较长且具有不确定性。

截至目前,大部分银行均选择通过主要股东或董事、高管增持的方式来稳定股价。
记者 顾志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