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2日下午,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投资者交流会上透露,光线传媒上半年电影票房为12
87亿元,没有达到预期。王长田在会议上表示,出现这样的结果主要原因是部分电影的票房没有达到预期,成本却过高,导致利润减少;其次是公司的财务费用比去年有大幅增长。
–>凡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者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摘要

作为首部IMAX国产动画,《哪吒之魔童降世》将于7月26日正式上映。在这之前,该片已经开启了大范围的点映,口碑爆棚,甚至有部分观众表示已超过2015年暑期档打爆的《大圣归来》。

8月22日下午,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投资者交流会上透露,光线传媒上半年电影票房为12.87亿元,没有达到预期。王长田在会议上表示,出现这样的结果主要原因是部分电影的票房没有达到预期,成本却过高,导致利润减少;其次是公司的财务费用比去年有大幅增长。除此之外,作为老牌影视公司,在一些新题材电影的尝试不够大胆,对风险把控过于谨慎或为重要原因。

《捉妖记》票房已冲破15亿,创下华语电影最高票房纪录,《大圣》更是突破国产动画的票房“魔咒”,一举砍下7亿票房。

同档期上映的还有《银河补习班》,目前该片票房和口碑都差强人意,此前业内预期其票房将破30亿,但根据猫眼实时票房,截至7月24日下午5点,已上映7天的《银河补习班》票房为5.50亿,想要成为爆款怕是有点难度。

业绩未达预期

今年暑期档,电影圈最耀眼的两顶“光环”注定要落在《捉妖记》和《大圣归来》头上。《捉妖记》票房已冲破15亿,创下华语电影最高票房纪录,《大圣》更是突破国产动画的票房“魔咒”,一举砍下7亿票房。

作为这两部电影的投资方,光线传媒毫无疑问对《哪吒》寄予了厚望。与此同时,光线传媒近期的股价也一直保持着上升的趋势,若《哪吒》票房大爆,光线的股价毫无疑问将继续迎来一波大涨。

对于光线传媒而言,今年是较为特殊的一年,不仅重组了此前占据绝对分量的电视节目事业部,还针对电影产业的内容和渠道进行多个投资。但在众多布局的背后,光线传媒的净利润却较去年有所下降。

如果拿这两部“现象级”电影作为镜子,我们可以看到当下电影圈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一种是出乎意料的喜悦,一种是失之交臂的遗憾。

而根据不久前公布的半年业绩预报,光线传媒预计盈利只有8500万元至1.05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约90%。那么,《哪吒》是否能在下半年挽救光线传媒的颓势。

光线传媒上半年电影票房未达到预期,加上所投拍的电影上映时间分布不均,大部分在下半年上映,这直接影响到了光线传媒的上半年业绩,根据光线传媒发布的2015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其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684万~9733万元,较上年同期降低5%~25%。

娱乐资本论意外发现,《捉妖记》《大圣归来》背后的投资方,主要是电影圈的“新人”,包括一些中小影视公司、广电系电影公司,以及各大视频网站。当初决定投资时,他们大多做好了“不赚钱”的准备,“重在参与”。

图片 1

影片风险把控之困

另一方面,中国电影行业传统五大片商(华谊、光线、博纳、万达、乐视)“精准”缺席了这两部“现象级”电影。他们在暑期档的选择,是《煎饼侠》和《小时代4》……光线和万达甚至分别从《大圣归来》和《捉妖记》项目中半途离场。

电影票房贡献收入下滑

王长田认为部分电影票房没有达到预期,成本过高导致利润减少。这也说明了电影产业残酷的现实,即便老牌影视公司对于电影风险的把控也很难。

这是偶然,还是上市电影公司在投资上的保守和短视?

创下华语电影最高票房纪录,若《哪吒》票房大爆。更早的财报内容显示,2019一季度光线传媒净利润为9161万元,而最新的半年度净利润预测为8500万元至1.05亿元,可以推算公司二季度营收少得可怜,甚至有可能出现亏损。

在电影这个高风险的行业,传统五大投资片商对电影的投资策略可谓精准得吓人。细数10亿俱乐部周围的影片,随处都可以看到五大片商的身影。

光线错过大圣,万达错过胡巴

具体来看,2019年上半年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本报告期票房的影片共七部,总票房为28.16亿元,报告期内共上映了《疯狂的外星人》《四个春天》《夏目友人帐》《阳台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雪暴》《千与千寻》七部影片。

然而,在今年暑期档,五大片商却一起错过两部现象级影片本土票房最高电影《捉妖记》、本土票房最高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可见端倪。

“可惜,错过了大圣归来这部电影,要不,得多少涨停板呀。”这是光线股吧中一位叫“娜娜331”的网友发言。因为光线传媒与《大圣》确实失之交臂,股吧里像“娜娜331”这样为光线惋惜的人并不在少数。

其中,由倪妮和张震主演的《雪暴》票房仅为1266万了;《阳台上》票房仅397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票房6478万;《四个春天》票房1058万;《千与千寻》由于是旧片重映,且光线传媒只是合作推广,所以从中获取的收益也相当有限。

五大传统片商对风险的把控显然过于谨慎了。艺恩研究副总裁侯涛表示,光线传媒在电影方面通常都是小比例的投资,并且通过投资拿到影片的发行权。光线传媒的谨慎可见一斑。对于《大圣归来》、《捉妖记》这种高投入、高风险的项目,此前国内电影市场并无成功先例,而一种类型片成功之后的“一窝蜂”,才是国内电影圈的投资常态。几年前《泰囧》大卖12亿票房,让国内电影圈疯狂追逐类似的小成本喜剧,《致青春》7亿票房成绩,也让青春片“扎堆”出现。因此,五大片商对这两部影片的错过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今年4月中旬光线发布2014年年报显示,由光线投资并发行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将于2015年下半年上映。但短短几个月后,光线传媒就退出了《大圣归来》的项目。至于退出的原因,光线方面并没有明确表示。

另在电视剧方面,光线传媒2019年上半年确认了《八分钟的温暖》《逆流而上的你》《听雪楼》的电视剧投资发行收入,电视剧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小幅下降。

而随着电影市场快速扩容,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加入到电影投资这一领域当中来,与掌握核心影视资源的五大片商不同,这些“新来者”并没有太多选择权,从而被迫选择高风险项目,大胆创新、挑战高风险反而让这些新公司获得了高收益的机会。

光线的退出,改变了《大圣归来》的投资组合构成,横店影视一跃成为最大投资方,占据主投主控地位。

由此来看,电影的票房平平与电视剧利润下滑是二季度光线传媒净利润大幅下跌的根本原因。

多举措弥补

似乎为了弥补错过的遗憾,光线传媒在7月1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2000万元,与电影《大圣归来》的核心团队成员田晓鹏、梁辉、林中伦、刘伟共同设立霍尔果斯十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持股占比20%。这被外界视为是光线传媒的亡羊补牢。

不过,光线传媒的盈利危机并不是刚刚开始的,而是始于一年前。

或许因为错过了《大圣归来》,光线积极采取措施“补救”。王长田表示:“近期光线会召开光线动漫大会,分配已经取得的动画资源。我们重组了《大圣归来》的公司原来的业务,拥有20%的股权、未来项目的投资权和发行权,它的业务规划也是由我们参与,接下来会有很多创意构思、强大的项目。”

而在光线退出《大圣》之前,万达也退出了《捉妖记》项目。

根据2018年年报,公司营收14.92亿元,同比下滑19.09%,归母净利润却达到了13.73亿元,同比增长了68.47%。

光线传媒近日公告,拟以自有资金2000万元与田晓鹏、梁辉、林中伦、刘伟共同设立十月文化,公司持股占比20%,田晓鹏等是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核心团队成员,该合资公司将拥有《西游记3D》等多个原创项目的开发权利。

去年7月,在山东青岛举行的全国电影院线国产影片推介会上,安乐影业与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共同宣布,将携手打造《捉妖记》。

而净利润大幅上涨的原因在于,光线传媒在去年以33.17亿元的价格向腾讯出售了其所持的新丽传媒27.64%股权。回溯来看,光线传媒于2013年10月获得的这部分股权价值为8.29亿元,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光线传媒一进一出,获得了超过20亿元的收益。

除了动画方面,为了弥补上半年业绩不达预期的遗憾,光线传媒下半年积极布局各项业务。电影方面,下半年光线传媒有6部电影上映,全年有望完成50亿票房。

此后,尽管影片意外遭遇“柯震东事件”,原本定档于今年贺岁档的上映日期被暂时无限期后延。但在今年1月,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发布的2015年度新片计划中,仍能看到《捉妖记》位列其中。

同时也可以看出,如果不出售股权,光线传媒2018年的净利润很有可能为负值。因此,今年上半年投资收益大幅减少的光线传媒,业绩水平一下被”打回原形”。

光线传媒还考虑深入发展网络院线,在网络院线上,王长田表示:“未来3年时间里,进行几十亿的投资,比如超过30亿。这个投资总规模比视频网站小,但是我们专注做电影,所以可能成为在电影领域投资最多的公司。加上我们会大量去定制,定制成本相对于购买低,提高了资金的使用效率。”

不过,在影片上映之后的投资方名单中,并没有万达。对于万达中途退出的原因,影片联合发行方联瑞影业总裁蔡元向娱乐资本论表示,并不是万达不看好《捉妖记》,而是因为万达当时同时投资了《捉妖记》和《煎饼侠》两部电影,而这两部电影的上映档期正好相撞,万达和《煎饼侠》签订的协议不仅在《捉妖记》之前,而且,在一定时期内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因此,万达才退出《捉妖记》的项目。

早前,董事长王长田曾在多个公开场合上表示,要成为一家像迪士尼一样的娱乐传媒集团。

“错过”的代价:将无缘《捉妖》《大圣》续集

光线传媒也在2018年年报中曾提到,动漫业务板块是公司在横向领域内优势最明显的业务板块,也是最具发展潜力的业务板块之一,已经并将持续在提高公司利润率、驱动其他业务、巩固公司行业地位等方面贡献巨大力量。

从《捉妖记》《大圣归来》投资方的名单可以看到,投资这两部电影的公司不仅没有光线和万达的身影,更确切的说看不到任何传统大片商。相比以往五大片商对电影票房趋势的精准把握,这次的统统缺席确实很反常。

因此,即将上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成绩相比起其他作品来说,对光线的意义更大。

1 2 3

光线能否押对宝

在中国动画电影史上,2015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绝对会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该片累计票房9.56亿,成为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国产动画电影。同时,《大圣归来》也获得了一众好评,更是鼓舞了国产动画电影得士气。

一时间,资本纷纷注入国产动画电影领域,其中自然包括光线。

而在2015年前,光线动画部在两年内就接连投资了13家动漫公司,其中包括制作《大鱼海棠》的彼岸天,拥有《秦时明月》的玄机科技,拥有《昨日青空》的青空彩绘等等;2015年后,光线成立了”彩条屋”动漫集团,开始投资新的动漫公司,目前为止彩条屋系动漫公司已增至20多家,其中包括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创作团队十月文化。

可以说,光线几乎已经将中国动漫圈最有潜力的创造者们尽收麾下。

而据猫眼专业版显示,2015年至今,光线传媒共参与14部在国内院线上映的动画电影,以上影片累计票房达到24.67亿元。但具体到单部影片可以发现,只有5部作品的票房实现过亿元,占比为35.7%,其余9部作品的票房均在千万元,甚至是百万元的级别。

2016年,《大鱼海棠》获得5.64亿票房,片方分账2.13亿,成为继《大圣归来》后又一国产动画电影大作。从光线传媒2016年报中可知,《大鱼海棠》对公司影视剧收入贡献排在第三位。

2017年,主打成人向动画的《大护法》累计票房8760.2万,片方分账3050.1万,制作成本在2000万以内。

2018年,除了与华强方特等多家公司合作的《熊出没·变形记》获得6.05亿票房外;《昨日青空》累计票房8382.7万,片方分账2835.9万。

以上可以看出,动漫业务已经成为光线传媒相当看重的一个业务板块,不过明显作品的成绩高低不一。

但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却十分有信心,其两年前曾公开表示,”2019年会迎来国产动画电影大爆发”。

而如今看来,在王长田预期的爆发之年里,光线传媒确实也布局颇多。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仅今年一年,光线传媒便预计共有7部动画电影作品上映。除了目前正在上映的《千与千寻》和今年3月协助推广的《夏目友人帐》外,还有《墨多多谜境冒险》、《妙先生》、《姜子牙》、《哪吒之魔童降世》、《凤凰》这5部作品,且后五部均为国产动画电影。

从数量上来看,与2018年3部相比,2019年的7部动画电影确实可视为一次爆发,但问题就在于票房表现上能否同样也能迎来爆发。

而即将上映的《哪咤》能否获得市场,与其本身的内容质量有较大关联,从目前的点映反馈来看,打爆可能性较大。再考量《哪吒》与《大圣归来》的传统原型均为中国古典文化,观众基础类似,其票房具备一定可比性。

目前初步预估票房以10亿计,如按投资比例为20%计算,则为光线传媒2019年净利润贡献2亿。

当然,动画电影在整体电影票房中的占比一直都不大,这也会对作品的票房带来一定影响。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约为13.53亿元,在总票房中占比仅为2.4%,随后在2018年,国产动画电影虽然票房略有提升,达到16.85亿元,但占比也只有2.8%。而在2019年,国内票房和观众人次的增势均出现滞缓甚至是下降,这也给业内从业者带来更大的市场挑战。

总结

从光线传媒对动漫领域的大量布局来看,《哪吒》的票房成绩意义重大。而目前光线传媒的股价上涨也源自于市场对《哪吒》票房的预期,若正式上映后该片票房大爆,光线股价有望继续上涨。

不过,电影热度过去后,还是应该关注公司的经营情况。从上半年来看光线的主营业务业绩下滑非常严重,且即使《哪吒》的票房能够达到预期,其贡献的收入也十分有限。

而且随着市场对电影产业的理性回归,爆款电影并未对影视公司的股价带来持续的增长,热度过后反而出现持续下跌,此前大爆的《战狼2》和《流浪地球》就是很好的例子。

免责声明:文中的信息均来源自市场公开消息,本平台对这些内容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投资者需自行承担据此操作可能导致的风险。交易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