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首年业绩“变脸”说辞市场不认同

A股市场的白马股尔康制药涉嫌虚增业绩一事从去年8月开始立案稽查,随着证监会处罚告知书的披露,终于尘埃落定。目前,国内多位律师已对尔康制药的虚假披露展开投资者索赔诉讼,有知名律师表示,鉴于尔康制药的投资者众多,持有时间较长,其索赔金额可能超过3个亿。

​一边是因受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而遭损失的814名投资者联合诉讼,一边是尔康制药实控人夫妇近三年已累计减持12.37亿元

和胜股份上市仅一年即业绩变脸、募投项目延期且效益不达预期;另一方面,受业绩低迷影响,二级市场上公司股价跌去六成,逼近上市以来新低。不过,两位大股东减持毫不手软。其中,总经理金炯5月份减持172万股,套现2330.6万元,超过减持预披露数量的九成。和胜股份主营业务为工业铝挤压材及深加工制品的应用和推广。公司于2017年1月12日登陆中小板。在其披露的招股说明书里,和胜股份业绩实现了稳步增长。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1月份至6月份,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583.67万元、4299.16万元、5142.61万元和3816.21万元。和胜股份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41亿元,同比增长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518.85万元,同比下滑13.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645.83万元,同比下滑22.64%。

事件

图片 1

“一年红,二年绿,三年ST”,这是一些投资者对新股上市的“总结”。说的刻薄,但也确是广泛存在。到底是审核出了问题,还是上市公司本身有问题?或许,进门不易,出门更难是一大原因。这次,和胜股份董秘解释,公司业绩下滑主要是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由于原材料价格同比大幅上涨、人工成本上升以及新投入的设备产能尚未完全释放使单位成本固定资产折旧增加等原因导致公司毛利率同比降低;二是由于人民币升值造成公司汇兑损失增加进而导致公司净利润下降;三是由于新增设两家控股子公司尚处于筹建和亏损阶段。一句话,不是企业不好,而是市场环境有问题。只是市场认不认可并非公司说了算,股价跌去六成已经充分说明了投资者的态度。

连续两年虚增收入和利润遭处罚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还看行情冷暖股权质押需慎之

4月18日晚间,尔康制药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证监会拟对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作出警告及罚款决定。

营业收入上涨53.85%,净利润却下挫17.30%,“瑕疵”在身尔康制药(300267.SZ)的2019年一季报仍然很难令投资者完全信服。

最近一个多月,A股走势疲弱,闪崩个股频现,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声鹤唳。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5日收盘,已经有400多家公司股价接近或跌破平仓线。对此,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市场整体股票质押风险可控,但部分高比例质押的个股风险较高,投资者应保持高度警惕。

公告显示,经查明,2015年,尔康制药涉嫌虚增营业收入1805.89万元,虚增利润1585.97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03%,净利润的2.62%;2016年,尔康制药涉嫌虚增营业收入2.55亿元,虚增净利润2.3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61%,净利润的22.63%。证监会拟决定:对尔康制药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公司董事长帅放文、总经理刘爱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其他13名责任人员分别给予警告,并罚款10万元、3万元不等。

尽管有“27.7亿元纾困基金”这一“硬核”利好,公司实控人帅放文也确实因工业大麻种植出现在柬埔寨——染指这一概念,其股价一度大涨逾六成,但为此前错误埋单的风险始终存在。

以前,只有实物资产才可以质押,如厂房、机器设备等。作为虚拟资产的股票,可以质押并融资,是经济史上的一大进步,也丰富了企业融资发展的渠道。但是,股票质押也有巨大的风险,一是不能质押的太多、占大股东的比重太大,如果遇到风险,大股东的地位将受到冲击;二是质押受到资本市场的制约,特别是在漫漫熊市,股票每天缩水,质押的风险每日剧增,如果不能扭转跌势,被强制平仓的可能越来越大。因此,如何把握质押的量和比重,需要关注。近日,由于国际市场环境的突变,以及国内市场资金面的紧张,股票市场表现令人遗憾。与实物质押不同的是,股票质押更多的要遭遇资本市场冷暖的洗礼。这个风险如何降低,确实需要费思量。

证监会行政处罚后,意味着投资者对公司的维权索赔进度将加速。参考同类案例,正式处罚一般在几星期或几个月后公布。

终究还是来了!

财务造假虚增利高管遭罚不知疼

有资深律师表示,从法定程序上说,公司和相关当事人享有陈述、申辩或要求听证的权利,但参考以往案例,处罚事先告知书被撤销的可能性很小。

据尔康制药公告,截至2019年5月13日,已有814名投资者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向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要求上市公司就前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累计诉讼金额为5.16亿元。

近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湖南证监局网站发布公告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对湖南尔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及公司董事长帅放文等15名高管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案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湖南证监局决定对尔康制药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帅放文、刘爱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其他责任人员王向峰等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对其他责任人员王健等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经查,尔康制药2015年年度财务报表虚增营业收入1805.89万元,虚增净利润1585.98万元,占当期合并报表披露营业收入17.56亿元的1.03%,披露净利润6.05亿元的2.62%。2016年年度财务报表虚增营业收入2.55亿元,虚增净利润2.32亿元,占当期合并报表披露营业收入29.61亿元的8.61%,披露净利润10.26亿元的22.63%。

关注

京师律师事务所谢重基律师对《投资时报》研究员表示,尔康制药因虚假陈述受到了处罚,但受损投资者却并未得到丝毫弥补,他们唯有提起诉讼才有挽回损失的机会。现在长沙中院抽签4个案件先开庭,是确认法律事实和赔偿标准。

在虚报的巨额利润面前,几万、几十万的罚款,实在有点“太轻”。或许,可以用“相关条例就是这么规定的”来作为说辞,但是,如果处罚不到痛处,如果处罚如同“罚酒三杯”,如何能达到惩戒和警示的作用?如何能让违规者长记性?很长时间以来,中国资本市场对违规者的处罚过轻,饱受人们质疑。如果相关条例就是这么规定的,那也要与时俱进,尽快修订。要让违规者知道,说假话是要付出代价的,造假账是要受到严厉处罚的。另一方面,对于造假账、虚假披露对市场可能引起的负面效应,对投资者可能造成的巨大损失,也要予以关注和揭露。这方面,需要专业人士的计算和推演,不能让虚假陈述和造假账为所欲为。

索赔金额很可能超过3个亿

根据司法解释规定及《行政处罚决定书》、相关公告等材料,初步确定可以向尔康制药等虚假陈述行为人索赔的条件为:在2016年2月19日至2017年5月8日之间买入尔康制药股票,并在2017年5月9日之后卖出或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

目前国内多位律师对尔康制药的虚假披露展开投资者索赔诉讼。

2017年5月9日,有消息称尔康制药(300267.SZ)2016年的年报及官方公布的数据“有比较严重的虚构利润和资产的嫌疑”。受此消息影响,尔康制药当日股价跌停。

昨天,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的韩友维律师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尔康制药被立案调查之日起,该所就发起了预征集,其间100多名投资者报名索赔,目前已增至200多名投资者。他们不久将会把第一批投资者进行索赔的资料,提交给法院。

此事迅速引起深交所的关注。在深交所下发给尔康制药的关注函中,其明确督促公司尽快进行核查,及时发布澄清公告。不过自此,尔康制药便开启了长达半年的停牌之旅。

韩友维说,“投资者索赔的金额很可能超过3个亿,这个数字是从尔康制药的交易量以及相应市值来判断的”。这只股票一直是绩优股,投资者对它非常信任,所以投资和亏损金额都比较大。该股被立案调查以后,据他们掌握的情况,金额最大的亏损上千万,亏损几百万的也有不少。“目前我接待的投资者,损失金额已达五六千万”。

2017年11月23日,尔康制药宣布复牌,但股价随即连续四个跌停。

韩友维表示,希望在2016年2月19日至2017年5月8日之间买入,并在5月8日收盘后仍持有的投资者,就投资损失提起索赔。“2016年2月19日那天,尔康制药公布了一个2015年业绩快报,那一天就是虚假陈述行为实施日。太早买入的,很难索赔。”

复牌之前,该公司曾发布了《关于媒体报道自查报告的公告》。在公告中,尔康制药承认2016年度财务报告出现重大会计差错,并预计净利润将减少2.31亿元。

“尔康制药此前声誉很好,甚至被立案调查,公司主动调减业绩之后,还有部分投资者相信它会东山再起,其困难是暂时遇到的。”
韩友维告诉北青报记者,尔康制药的投资者很有特点,有人坚信不疑这是家好公司,也有人一直就怀疑其盈利模式。在被立案调查前,部分投资者一直反映尔康制药涉嫌业绩造假。“主要是它的产品盈利模式不清晰,而且子公司的业绩一直在海外,不好调查。”

后经湖南证监局调查发现,尔康制药于2016年4月、2017年4月分别公告的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均存在虚假记录。

他还提醒投资者,一般业绩涉及境外的公司,投资者很难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到公司的真实运作情况,这与去年受罚的雅百特、宝利国际等情况类似。建议投资者买股票的时候,对有大量销售收入在国外子公司的股票,要慎重再慎重。

最终,经证监会官方认定,湖南尔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通过间接内部销售以及未确认销售退回等方式,2015年涉嫌虚增营业收入0.18亿元,虚增利润0.16亿元,占当期合并报表披露营业收入的1.03%,净利润的2.62%。2016年涉嫌虚增营业收入2.55亿元,虚增净利润2.32亿元,占当期合并报表披露营业收入的8.61%,净利润的22.63%。

市场

中国证监会湖南证监局由此依据《证券法》相关规定,决定对尔康制药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帅放文、刘爱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大股东质押股触及平仓线

关于上述处罚是否具备足够震慑力并达成惩前毖后的效果,市场一直持有不同观点,但正如沃伦·巴菲特所言——厨房里不会只有一只蟑螂。2019年初,该公司又因主导扑尔敏原料药涨价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开出了超千万元罚单。

截至昨天收盘,尔康制药报收7.3元/股,上涨0.69%,其市值为150亿。

据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湖南尔康制药有限公司联合河南九势制药有限公司因为垄断扑尔敏原料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有关规定,市场监管总局责令两家涉案企业停止违法行为,对湖南尔康制药有限公司没收违法所得239.47万元,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8%的罚款计847.94万元。对河南九势制药有限公司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4%的罚款计155.73万元,对两家涉案企业罚没共计1243.14万元。

去年5月份,尔康制药因为网络上一篇强烈质疑其利润造假的文章大肆传播,不得不在5月10日宣布停牌并开始自查。尔康制药后来公告称,经自查,公司2016年年报出现重大会计差错,净利润预计将减少2.31亿元,这相当于其年报打了八折。陷入“造假门”的尔康制药,其股票于去年11月23日复牌,随后连续下跌,市值由“造假门”之前的263亿,一度猛降至136亿。市场推测,是否面临被强制退市,还要看证监会的调查结论。

颇为吊诡的是,尔康制药并没有因连续犯错选择暂时低调。当2019年春季工业大麻概念突然走红之际,尔康制药快速跟进宣布进入这一领域。

尔康制药停牌前,公司实控人帅放文曾两次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股份,合计套现12亿元。对于这笔资金的去向,帅放文表示,套现金额税后约为9个多亿,一部分已用于返还债务,另一部分用于投资企业。对于投资者的损失,帅放文承诺,“只要我活着,我就要把它赔掉。”他表示,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将来一定能拿得出。

据该公司3月28日公告显示,湖南尔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元贵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意向协议》。尔康制药与元贵资产拟成立股权投资基金,认购素麻生物不超过10%股权,基金规模暂定为不超过5250万元,基金管理人为元贵资产,尔康制药为基金投资人。

市场认为,尔康制药的股价并未因调查结果的发布而暴跌,或许可以使尔康制药相关高管松一口气。2月1日,因公司第一大股东帅佳持有的占公司68.08%的股份被司法冻结,尔康制药闪崩,次日继续跌停。2月2日,尔康制药发布大股东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的公告。根据公告,实际控制人帅放文共计3.4亿股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占尔康制药总股本比例为16.53%。截至2月2日,帅放文共质押公司股份7.3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达35.54%。除实际控制人外,尔康制药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帅佳投资质押的2.32亿股公司股份均已经触及平仓线,为其持有的尔康制药所有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1.24%。

随即,上市公司股价从3月28日开盘价的5.25元/股一路涨至最高时的8.78元/股,涨幅达67.24%。不过,截至6月3日,该公司收盘价为4.68元/股。

2月份,尔康制药曾经表示,由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其间大股东不得减持公司股份。因此大股东质押的股票跌破平仓线暂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控股股东将采取积极措施,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保证化解质押风险。但随着证监会处罚结果发布,这部分已触及平仓线的股权如何处理,尔康制药尚未给出说明。

另外,据4月25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营收为23.54亿元,同比下滑16.74%,归母净利润为2.16亿元,同比下滑58.55%。公司2018年基本每股收益为0.105元,摊薄净资产收益率为3.87%,创上市7年以来新低。

4月9日,尔康制药披露一季报预告显示,业绩不佳。2018年一季度,尔康制药预计盈利1.01亿元-1.4亿元,同比下滑28%-48%。上年同期盈利1.94亿元。尔康制药表示,其利润下滑的原因分别为,今年一季度销售费用较去年同期增加,导致利润较去年同期减少约3000万元左右;受医药行业政策环境的影响,公司生产的改性淀粉、淀粉囊等高毛利率产品的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出现较大幅度下滑。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而据wind数据显示,该公司近三年的摊薄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6.12%、9.74%和3.87%,呈明显下滑趋势。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自2017年第二季度开始,已连续处于负增长状态。

4月27日,尔康制药又发布了一季报。据一季报显示,尔康制药营业收入为7.54亿元,同比增长53.85%。归母净利润为0.85亿元,同比减少17.30%。

值得注意的是,尔康制药2019年第一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下滑0.57亿元,属近三年来首次下滑。

此外,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3日,尔康制药实控人帅放文共质押6.96亿股公司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1.43%,占公司总股本的33.74%。实控人为曹再云的湖南帅佳投资有限公司质押2.32亿股,占总股本的11.24%,占其持有股份数的100%。公开资料显示,帅放文、曹再云二人系夫妻关系。

不仅如此,《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wind数据发现,尔康制药实控人帅放文、曹再云夫妇在近三年来已累计减持7次,减持金额合计12.37亿元。

截至6月3日收盘,尔康制药已较历史最高价下挫79.79%。

相关文章